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すみれ 美香,新手必看

我是个瞎子,父母早亡,生活很落魄。

  但自从上月恢复视力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转变,其中最让我得意的是,就是村里很多女人当着我的面儿,脱衣自如。

  看到她们动人的身体,我心里燥热难耐。

  这不,听说村东头的刘大庆正跟媳妇儿许倩造娃,我便想去偷看一番。

  天刚黑,我把家里的门栓好,拿起拐杖,便没入到了黑暗之中。

  农村就是如此,晚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悄然来到了刘大庆家,我趴到了门缝外。

  许倩五官很精致,尤其是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身材更是好到了爆,那细柳儿一般的腰肢,迎风扭动,任谁看了,都会想入非非。

  里面传来一阵女人的娇吟,我迫不及待地把眼睛凑了上去。

  亮堂的灯光下,刘大庆这会刚好把许倩的裤子脱掉,露出了那双迷人娇嫩的双腿,他贼笑一声,用力地把许倩的双腿扒开,露出了那一片令男人疯狂的地方。

  “撅起来。

  ”刘大庆喘着粗气道。

  “死鬼,还不快、来。

  ”许倩咯咯娇笑一声,配合地把屁股撅得老高。

  嗡。

  看到这一幕。

  我脑袋一片空白,躁动的心瞬间被点燃了。

  可惜的是,刘大庆这方面完全不行,没两三下就完事了。

  看着许倩俏脸说不出的失望,我恨不得自己上去,好好地满足她。

  许倩叹了口气,“死鬼,你不是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那药有用吗?咋越来越不行了?这咋个造娃嘛。

  ”刘大庆一脸尴尬,不断地哄着许倩。

  我以为没热闹看了,正想转身回家睡觉,但突然耳中听到了刘大庆隐隐说着我的名字,我又把耳朵侧了过去。

  “死鬼,你居然想得出这么歪的点子,跟大牛借种?要是被人知道了,以后我这张脸还怎么见人?”许倩满脸羞愤地说道。

  “媳妇儿,你听我说。

  ”刘大庆见许倩沉下了脸,急忙解释道:“我现在这个身体,你也知道的,咱们结婚好几年,医院说我有隐疾,我倒无所谓,但媳妇儿你长得漂亮,本来就遭很多女人眼红,要是被人说你肚子不争气,生养不了,那可咋办?”听到刘大庆的话,许倩莫名安静了下来。

  这两年她早就听到了些闲言碎语,起初她还不当回事,但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对她冷嘲热讽,说她生养不了,长得好看有啥用。

  在农村,不能生养可是大事,许倩就像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片刻都喘息不过来,所以这段时间,才卖力地给刘大庆找药,希望能把他的隐疾治好。

  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无用功。

  沉默了许久,许倩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咋看上大牛那瞎子的?”一听他们夫妻提到了我,我瞬间来了精神。

  刘大庆尴尬地笑道:“那瞎子在村里没人管,起初我也没在意,但有一次我偷看他撒尿,那东西规模不小,我就上了心,发现他除了瞎,身体壮得跟头牛一样,他种的话,铁定能种上。

  ”“哼,看来你是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许倩一听,瞬间有了兴趣,但又担心刘大庆生气,故作娇羞的恼道。

  我听在耳里,心底很愤怒,没想到刘大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来,可想到那火热的娇躯,撩人的嗯哼声。

  要是真摆在我面前,该怎么办?老实说,这一刻,我心动了。

  “你怎么把大牛叫过来?”许倩顿了顿,又问道。

  “媳妇儿,这事我已经想好了。

  ”刘大庆得意地说道:“邻村的方嫂,不是跟你很好吗?她最近不是寂寞了吗,想再嫁。

  你跟他说说大牛的事,然后再把大牛请过来,到时候我们一通酒灌下去,神不知鬼不觉,就种上了。

  ”“好是好,可……”许倩还有些犹豫。

  刘大庆却急了,说道:“别担心了,这事不能再拖,我可不想媳妇儿你总被人笑话。

  ”“好,好吧!不过我要看看大牛,不行的话,我可不愿意让他弄。

  ”“好媳妇儿,保证你满意。

  ”刘大庆大喜道。

  我不敢再停留,既然刘大庆已经商量好了,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如此过了半个月,刘大庆果然来找我了,说是邻村的小寡妇方嫂看上了我,问我咋样。

  我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犹豫了片刻就同意了。

  刘大庆说晚上去他家吃饭,方嫂也会来,到时候让我们自己认识一下。

  到了晚上,我到他家,开门的是许倩,她热情的把我迎进了屋。

  许倩或许以为我瞎,身上只套着件低领的大背心,下摆刚盖得住屁股,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

  我看的嗓子冒烟,但为了不露馅,赶紧装瞎充楞的喊了句:“大庆哥……”“呦,这不咱家大牛嘛,来,进屋说。

  ”她笑盈盈的,眼神儿一个劲儿的朝我身上扫,盯着裤裆的时候眼神很特别,看起来娇羞极了。

  这娘们,肯定没被喂饱过,所以那目光如狼似虎,看得我心里一突。

  许倩似乎对我很满意,态度都热情了不少。

  我别过头,生怕她看出端倪,故意问道:“那个,方嫂还没来吗?”刘大庆接过了话,说道:“大牛,你坐会,方嫂待会就来了。

  ”他给许倩使了使眼色。

  许倩点了点头,悄悄地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庆兄弟,我,我来了!”“呀,是嫂子啊。

  ”刘大庆装作出门迎接。

  娘的,真当我瞎啊。

  门外哪有方嫂的身影,一看许倩,就知道她装作了方嫂,两人进了门,故意好一阵寒暄。

  我嘿嘿冷笑,刘大庆这家伙还真是为了借种想尽了办法。

  果然刘大庆一个劲地劝我酒,我虚与委蛇,很快我就装作不胜酒力,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刘大庆叫了我好几回,我一动不动。

  “媳妇儿,成了。

  ”刘大庆高兴地叫道。

  “知道啦。

  ”许倩雀跃地道:“你……你去把门栓上,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心里乐开了花,哼哼,待会看我不好好弄一弄许倩,让她知道我大牛有多厉害。

  我眯着眼,偷偷地观察着一切。

  许倩还是头次干这种事,一脸娇羞不已,让刘大庆在屋外守着,等到屋里只身下我跟她两个人,才放开了。

  许倩的手又滑又软,摸在我的身上,冰凉凉的,让我的心肝儿都震颤了起来。

  她似乎对我下面的玩意很渴望,把我裤腰带一解,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东西。

  “嘶,真大啊。

  ”许倩皱了皱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好奇地把玩着,但我却异常的难受,下面难受的厉害,心里跟猫爪似的奇痒无比,偏偏又不能动。

  许倩不愧是过来人,深知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的手像是有了魔力,总能撩着我心尖尖里去。

  身体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就在我忍无可忍想要起身变被动为主动的时候,屋外走廊传来了刘大庆压抑着的兴奋叫喊。

  “媳妇儿,好,好了吗?”“别催,我知道怎么弄。

  ”许倩别过了头去,我暗叫好险,赶紧吐了一口浊气,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没有露陷。

  许倩回头,我眯着眼恰好能看见她眼里闪过一丝厌烦。

  愣怔了片刻,她缓缓地把衣服脱了下来。

  一刹那,我感觉眼前的景色都不一样了。

  自从上次偷看了许倩跟刘大庆造娃后,我就惦记上了她的身子,但如今就在眼前,才发现她的身子有多完美。

  上身那圆润的雪白,以及平坦的小腹,无一不是男人梦想的天堂,我脑子顿时(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嗡的炸裂开来。

  这还不够,她接着又把裤子脱下来。

  我喉咙有些发干,猛咽了几口口水,心里对将要发生的最美好的事情有了更强烈的期待。

  许倩动作很轻柔,缓缓地岔开了她那双洁白嫩滑的双腿。

  唔。

  她嘴里嘟囔着一声荡人心魄的吟叫。

  我兴奋坏了,忍不住挪动了一下,她咯咯娇笑了起来,那双勾心动魄的眼眸仿佛掐出了水来,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瞎子身体这么健壮,那东西……嘻嘻,看来终于能满足我了。

  ”我原本以为她会直入正题,可她始终在我那里弄来弄去,这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倒是进去啊。

  我现在恨极了自己装醉,否则的话,一个挺腹,就能……恰在此时,外面又传来了刘大庆的声音,“方,方嫂,你咋来了?”接着,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响起。

  “大庆兄弟?你咋站在门口不进屋呢?我来找你媳妇,她前几天神神秘秘的,说找我谈点事,我担心她出了啥事,就过来了。

  ”“啊?”刘大庆很错愕地道:“她,她……”许倩叹了口气,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我却难受的要命,早不来晚不来,关键的时候就跑来了,现在好了,女人的滋味又尝不到了。

  “方嫂,我在屋呢。

  ”许倩穿上了衣服,看了我一眼,又把我的衣服穿起,最后还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遗憾,这才扬声回道。

  “你们夫妻咋回事呢?神神秘秘的。

  ”方嫂进了屋。

  透过眼缝,我细细地打量着方嫂。

  以前只是听说过她,在邻村,方嫂的名声很大,一个小寡妇,却愿意留下来照顾亡夫的父母,这是美德。

  就连她亡夫的父母都过意不去,这几年劝着方嫂找一个。

  方嫂长得白白净净的,很秀气,精致的五官上,没有丝毫的瑕疵,她穿了一件白领的衬衫,下面穿了一条灰色的长裤,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

  

虽然林雪儿是村里所有男性梦寐以求的人儿,可却也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天敌。

  归根结底,还是那张倾国容颜。

  加上又是个寡妇,是以,林雪儿在村里的日子并不好过。

  平时也只是自己种植一些药草拿去贩卖维持生计。

  黄昏到来,林雪儿走出房屋,将晒在前院的药草端回屋子。

  那淡淡忧伤的眼神,任何男子见了都会怦然心动。

  而就在距离林雪儿不远的树林里,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一脸痴情的看着林雪儿。

  少年的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迹,平添了几分狠厉。

  在少年身后,一头体型庞大的野猪怒睁着双眼,却是早已断了气。

  少年一动不动的看着林雪儿,仿佛着了魔。

  直到林雪儿进了屋子,少年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转身看了看身后的野猪,眉头微皱:“这段时间袭击雪儿姐的野兽越来越厉害,这头刺魔猪实力已经是快要达到一级妖兽的地步了,要不是前天刚好贯通了双手经脉,增加了百斤之力,这次可能就危险了”“看来要快点提高实力了,不然下次可就没法应付了,这样那个老头子交给我的任务就失败了。

  ”少年不由得想起一个月前,来到这个村子第一次见到林雪儿时那仿佛魂都丢了了样子,作为一个自小流浪的人,何时见过此等绝色。

  正在这时,一个糟老头找到自己,要自己帮忙保护林雪儿一段时间,报酬是一本黄级秘笈。

  对于有这样的好事,少年自是连忙答应。

  至于真假?少年独自流浪这么多年,已经见过不知道多少讹你我诈,对方是不是骗自己,八九分的判断还是有的。

  而且少年人对林雪儿也确实是一见钟情,自是答应了下来。

  说完,少年扛着跟自己体型差距巨大的野猪往树林深处走去。

  那里,是他临时的居所。

  ——-同一时刻,在村子的东边,一处不论占地面积还是奢华程度都明显的与周边的房间有着巨大的差距。

  这里,是村子里权势最高的人,铁锤村村长的住所。

  “砰!”一声沉重的闷响从一间密室里传来,紧接着伴随着一阵畅快的大笑:“哈哈哈哈,终于让我贯通五轮经脉了!”房门被打开,里面走出一个光着上半身的少年,这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四五岁,但却满脸阴狠,左脸颊有一道深深的伤疤,有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狠戾。

  他就是铁锤镇村长的儿子,铁峰。

  只见这少年满脸狞笑:“五轮贯通,这下整个铁锤镇年轻一辈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

  秦墨,你死定了,敢弄伤我的脸,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少年摸着脸上的伤疤:“还有林雪儿那娘们,你不是要保护她么?那我就当着你的面狠狠地羞辱她!”树林深处,少年将肩上扛着的巨大野猪随意一扔。

  在掀起一阵灰尘后。

  少年坐在一旁发呆。

  从脖子上取出一块玉佩,上面一个古老的‘秦’字牢牢的占据了少年的视线。

  少年叫秦墨,自打懂事起就是一个人,不知道父母是谁,唯一能证明秦墨身世的就是身上这枚玉佩了。

  秦墨又发呆了一会,才摇摇头,把玉佩重新收好。

  紧接着开始炮制这头巨大的野猪。

  剥皮,去内脏,剔骨等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

  不多一会,一只香气扑鼻的烤全猪就完成了。

  秦墨一阵狼吞虎咽,不多时,半只野猪已经进了肚子。

  摸了摸肚子,秦墨感觉到全身暖洋洋的,身体像是有使不完的气力。

  这野猪马上就要蜕变为妖兽了,一身的血肉自然是大补之物,比起一些百年人参之类的珍贵药草也是不遑多让。

  秦墨没有浪费这些能量,而是抱起旁边一块巨石,锻炼起来。

  只见他抱起巨石沿着四周奔跑起来。

  随着秦墨奔跑起来,秦墨全身的肌肉也在不停的颤动。

  一圈,两圈,三圈。

  不断的奔跑,秦墨的双脚双腿都已经颤抖起来,汗水更是浸湿了衣服。

  又是十圈过去,秦墨的双脚已经变得越发沉重,呼吸也急促起来。

  目光坚毅,秦墨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打算。

  这么多年摸爬滚打,秦墨早已经知道了像他这种底层的底层,要想活下去,只有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行。

  又是十圈过去,秦墨已经无法奔跑了,只能缓慢的行走。

  身体的力量正在急速的减少。

  咬紧牙关,终于,秦墨体内最后一丝力量被抽空。

  身体一个踉跄,险些倒地。

  眼神也变得涣散,此时支持他没倒下的只是心中的一口气!终于,在秦墨体力被榨干后,一股新生的力量从腹部像秦墨全身蔓延。

  秦墨身躯一震,明白这是野猪肉产生的能量。

  秦墨连忙引导着这股能量流转全身。

  顿时,秦墨全身酸痛的肌肉快速的恢复着,而且,肌肉变得更加紧致。

  “吼!”秦墨大吼一声,猛地将肩上扛着的巨石向上抛起。

  紧接着一拳向着巨石打去。

  “砰”巨石在秦墨一击之下四分五裂,而反观秦墨的拳头却是毫发无损。

  “增加了二十斤的力气”秦墨咧嘴笑道。

  第二天,天刚亮。

  正躺在石床上休息的秦墨猛地睁开了双眼。

  旁边,一个小铃铛剧烈的晃动,小铃铛的一端,一个丝线无限向某个方向伸去。

  “不好,林姐姐有危险!”秦墨迅速翻身,几个起跳就向着林雪儿住的方向跑去。

  此时在林雪儿的家里却是另外一番情景,房屋内一片狼藉,三个明显是仆从的壮汉一脸狞笑(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的将瘦弱的林雪儿包围着。

  “林雪儿,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

  ”在三个仆从身后,一个穿着华贵衣服的少年正一脸贪婪的盯着林雪儿。

  正是铁锤村村长的儿子铁峰。

  “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林雪儿俏脸苍白,依然一脸的决然。

  “啧啧。

  ”铁峰背着双手,绕着林雪儿不停的转圈。

  “果然是个让全村男子都疯狂的女人,连声音都那么好听。

  ”“你是不是在等着秦墨那个小王八来救你!”林雪儿咬紧嘴唇,狠狠地盯着他。

  内心的无助不断蔓延开来,不自觉的想起不久前那个小男子汉浑身是血的挡在自己面前,打跑了这些人,没想到没过多久,他们又来了。

  “嘿嘿,没用的。

  我已经五轮经脉贯通了,实力比起先前足足提升了一倍,他要是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一把捏碎他!”林雪儿闻言顿时心中一颤。

  “哈哈,你是我的了!”铁峰说完,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就要抓向林雪儿。

  四周三个仆人也同时露出无耻的笑容。

  “住手!”就在铁峰的手即将触碰到林雪儿的时候,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个拳头带着劲风袭向铁峰。

  “秦墨!”铁峰咬牙切齿,这声音的主人就在前不久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耻辱。

  自己原本是铁锤村年轻一辈最厉害的一个,却没想到在调戏林雪儿的时候这个愣头青忽然冒出来,将其暴打一顿,让自己颜面尽失。

  自己这段时间拼了命的修炼就是为了变强将秦墨干掉。

  眼看那拳头离铁峰越来越近,铁峰不得不收回抓向林雪儿的手,变掌为拳,全身筋皮快速蠕动,提供给手臂强大的力量!“砰!”两拳相加,秦墨顿时一声闷哼,只觉一股巨力从对方拳头传来,试图摧毁这只手臂。

  “蹬蹬瞪”秦墨一连后退三步,才卸去那股力量。

  抬头,看着毫发无损的铁峰,秦墨脸上一片凝重。

  “小杂种,你居然还敢出现,如今我五轮经脉贯通,杀你如杀鸡。

  ”铁峰一脸的得瑟,为了五轮经脉贯通,自家父亲可是狠狠地出了血。

  “雪儿姐姐,你没事吧?”秦墨没有理会铁峰,而是扶起林雪儿,一脸关切的问道。

  林雪儿一脸的担忧:“我没事,秦墨弟弟,你赶紧走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秦墨摇摇头,还有些稚嫩的脸上透露出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有我在,就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雪儿姐姐!”林雪儿芳心一颤,看向秦墨的眼神有了些变化。

  “秦墨,离我女人远点!”铁峰看到他们两个在那里亲亲我我,嗯,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顿时火气冲天,一声大吼,身躯拔地而起,五爪伸曲变幻不定,如同一只俯瞰九天的雄鹰向地上的猎物抓去,而秦墨就是那猎物。

  大力鹰抓功!铁峰攻速极快,几乎是呼吸间攻势就来到秦墨面前。

  这攻势太强,远不是只打通双手经脉的秦墨能抗衡的,但是他却不能退,从小打架打到大的秦墨很明白气势的重要性,一旦退缩一步,就会被对手步步紧逼,最终败落。

  “喝!”秦墨沉腰立马,调动全身力量,挥动右臂迎上铁峰强大的一击!铁峰狞笑,拳掌相交,如同烈火融化冰块,秦墨瞬间败阵,紧接着一口鲜血喷出!秦墨顾不得擦去嘴角鲜血,如同孤狼般从不同的方向攻向铁峰,放弃了所有防御,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铁峰从容应对,大力鹰抓功施展开来,每每都将秦墨逼退,并在其身上留下不大不小的伤口。

  秦墨打红了双眼,不断进攻,全然不顾身上越来越多的伤口。

  而渐渐打着打着,铁峰越来越心惊,因为他发现秦墨不但没有因为受伤攻势有所下降,反而越发的凶猛,真的如同一头被激怒的野狼。

  体力也不见有丝毫的减弱。

  渐渐地,铁峰的体力开始下降,毕竟施展大力鹰抓功对身体的负担也是很重。

  “糟了!”铁峰察觉到自己的状态,顿时咬牙切齿,自己花费那么大代价才成功,绝对不能再次失败。

  “去死吧!鹰击长空!”铁峰怒吼,施展出了目前最强大的一招,五爪弯曲,带着锋锐之气撕裂空气,转瞬到了秦墨胸前,一爪扣下!“噗嗤”秦墨胸前衣服瞬间被撕碎,紧接着五个利爪狠狠地扎进其胸膛!秦墨喉咙一甜,强忍着吐血,秦墨右手狠狠地抓着铁峰扎进其胸膛的手左手狠狠地轰向铁峰胸膛!一下,两下,三下,十下!秦墨发了狠。

  “噗!”铁峰惊骇莫名,长这么大从来没有遇见过如此不要命的人,使劲全部力气挣脱了秦墨的束缚!“你们三个,给我上!”铁峰使出浑身力量终于挣脱了秦墨的束缚,顿时气急败坏,指着三个仆从围攻秦墨。

  三个仆从畏惧的看着秦墨,但碍于自家主子的淫威,不得已向秦墨发起了攻击。

  但,处于疯狂状态下的秦墨哪是这几个仅比普通人强一点的人能抗衡的,随着几声惨叫,三个仆从倒在血泊里。

  秦墨冷漠无情的双眼看着铁峰,杀气盈盈。

  一步一步的向着铁峰走去,每走一步,身上散发出的杀气就强烈一分。

  “你,你这个怪物!”铁峰双眼终于露出畏惧之色,脚下踉跄,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一退,气势一泻千里,而对面秦墨气势还在不停的提高,此消彼长之下,即使铁峰的实力比秦墨高但依然处于下风。

  铁峰做了一件让他自己都觉得耻辱的事情,“跑!”一转身,用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看着铁峰真的逃跑了,秦墨没有追击,周身气势在缓缓下降。

  “秦墨弟弟,你没事吧?”林雪儿眼看危险解除,快速的跑到秦墨跟前,看着对方满身是血,毫不掩饰心中的关切之情。

  秦墨摇摇头,刚想开头说话,喉咙一甜,一口鲜血喷出!顾不得去擦嘴角的血迹,秦墨拉着林雪儿的手迅速的冲出屋子,向树林深处的方向跑去。

  “秦墨弟弟,我们去哪?”林雪儿任由秦墨牵着自己柔弱无骨的小手,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红晕,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异性牵手,即使她是村里人们口中的寡妇。

  秦墨:“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要是铁柱来了,我不是他的对手。

  ”林雪儿闻言内心一颤:铁柱,铁锤村村长,是铁锤村最有权势的人,同时也是村里的第一大高手,解开了第一重封印,元始印的大高手!人家捏死秦墨不比捏死一只蚂蚁费多少劲。

  更重要的是,铁柱是一个残忍霸道之人,任何人要是敢违逆他的意思,轻则断手断脚,重则命丧黄泉。

  这么多年来铁锤村对他是敢怒不敢言。

  “那我们现在去哪里?”林雪儿问道。

  “去万兽林!”秦墨毫不犹豫的说道。

  “万兽林,即使是元始印的大高手都不敢进入的地界!”林雪儿这些年也曾听过村里的人说起万兽林的危险程度,但是内心却并没有多少害怕,反而从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想要去那所谓的万兽林的冲动,这冲动让林雪儿内心一惊,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去万兽林大不了被妖兽吞入口中,也好过被铁峰那畜生玷污要好的多。

  ”林雪儿眼神慢慢坚毅。

  在快速的奔跑了一炷香后。

  “秦墨弟弟,我走不动了。

  ”此时林雪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前的衣襟已经湿了一大片,隐约可见到一抹惊心动魄的美!秦墨只是看了一眼,脸就腾的一下变得通红。

  忙将眼睛移开。

  林雪儿顺着秦墨的眼光望向自己的某个地方,顿时也闹了个大红脸。

  “要不,我背你吧?”秦墨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林雪儿认真的看着秦墨,发现他眼中并没有其他的欲望,于是咬咬牙:“那就辛苦秦墨弟弟了。

  ”当下,秦墨背起林雪儿,紧接着迈开步伐向树林深处跑去。

  与此同时,铁峰拼命的往自家的方向跑去,越想越是觉得憋屈。

  自己兴师动众跑去企图抱得美人归,结果不但没有成功,自己受了伤不说还屈辱的逃跑了。

  对自己来说是天大的耻辱!终于,在到了自家门口的时候,铁峰神情变得狰狞,“小畜生,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嘿嘿!”铁峰冷冷一笑,表情阴郁,这根本不像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该有的神情。

  “爹,救救我!”“爹,救救我!”一打开家门,铁峰就扯起嗓子一边大喊,一边往自己爹的房间跑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铁峰的爹没出来,一个体态臃肿,满脸尖酸刻薄样子的中年女人从房内走出。

  “啊!”一声尖叫从中年女人嘴里发出,然后只见到几步跑到铁峰身前,一脸的心痛:“峰儿,你怎么回事,是谁把你打成这样!”“娘!是秦墨那个小畜生!”铁峰硬是挤出两滴眼泪,然后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秦墨?就是那个三年前来到村子里的那个野孩子,反了他,居然敢打伤我的心肝宝贝。

  ”中年女人表情一变,满脸的横肉一抖一抖的,“敢打伤我的峰儿,我要把他四肢打断,拿去喂狗!”丝毫没想过秦墨为什么会打伤铁峰,在她那护犊子的心思下,谁敢打伤自己的孩子,谁就得死,即使错不在他。

  “恩!”铁峰点点头,转而问道:“爹呢,我们去找爹为我们做主。

  ”“你爹不在。

  ”铁峰:“啊?”中年女人摸了摸铁峰的头:“没关系,叫你李叔带人去将那小野种给你带过来。

  ”铁峰大喜,李叔是他们家的管家兼护卫,是除了自己父亲外的第一大高手,有他出马,擒拿秦墨自然不在话下。

  “李管家!”中年妇女一声大叫。

  “夫人,有何吩咐。

  ”无声无息的,一道人影出现在其身侧。

  看得铁峰眼皮直跳,尽管自己已经贯通五轮经脉,但依然没有发现这位李叔李管家是如何出现的,足以证明此人功力之强。

  “去把秦墨那个小畜生给我打断四肢带过来,我要亲眼看着他被狗一块块啃掉!”“是,谨遵夫人命!”所谓的李管家向着中年妇女微微一躬身,然后身形如同飘絮,几个起落间就消失在了两人眼前。

  李管家首先来到林雪儿的住所,观察了片刻,然后向着秦墨离开的方向而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1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226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493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2895.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686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4891.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579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b.aspx?27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