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artoon incest porn,新手必看

“恩,这才是我的好哥们,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虾子去,我先走了。

  ”把二彪子忽悠住了,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

  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

  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分开人群挤进去,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

  “我说刘大全,你要脸不要,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少一个字儿都不成,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

  ”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

  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说道:“李春杏,你这是要干啥?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有事儿冲我说。

  ”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

  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了?你问你爹,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

  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

  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

  二赖子本名李金贵,跟李春杏是亲兄妹。

  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底气就更足了,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二赖子,你来的正好,管管你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赖子来了,刘宝对他说道。

  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顿时就翻了翻白眼,说道:“二赖子也是你叫的,说说怎么回事吧。

  ”“嘿,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

  ”在心里骂了一句,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

  “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

  ”还不等二赖子说话,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

  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顿时把眼睛一瞪。

  “你说的算呐,你以为你是村长呀?我跟你说刘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

  ”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顿时就没了声音。

  “真特么的能耍无赖。

  ”眼睛瞪着李春杏,刘宝在心里咒骂到。

  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别在这喊了,赶紧回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二赖子发话了,毕竟他刚当上队长,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

  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坏名声的还是他。

  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便走了。

  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

  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

  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

  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才能不受他的欺负。

  周围的人散了,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

  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

  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宝子,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

  刘宝只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个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吧,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

  ”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学啥?学放羊啊?”撇了撇嘴,刘宝嘟囔了一句。

  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个屁的手艺,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

  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老霍头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小子,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呵呵,我等着你。

  ”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

  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要是没啥意外的话,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

  回到家里,饭菜都已经做得了,刘宝上桌子就吃。

  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并没有说什么。

  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顿时就叹了口气。

  “爹,娘,你们别叹气,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早晚能当上干部,还是吃饭吧。

  ”点了点头,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

  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

  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

  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也就是铲铲草,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也不用他爹妈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

  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

  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

  刘宝一看到钱莲花,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说道:“婶子赶集回来了啊?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听到刘宝的夸奖钱莲花脸上都笑开了花,说道:“哎呀宝子就是会说话,婶子听着高兴,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恩,婶子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钱莲花笑吟吟的对他点了点头。

  整个下午刘宝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饭的时间才回到家里。

  吃过饭后刘宝想着还得去村长家一趟,那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咋的也得要回来。

  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刘宝就往村长家走,到村长家一看居然又关着门,刘宝不由得在心里大骂。

  往门缝一瞅,竟瞧见村长婆娘在洗澡,刘宝走到墙边,轻轻一跳两只手就扒在了墙上,随即伸头一看,正是村长的婆娘钱莲花。

  虽然现在天都黑了,不过月亮十分明亮,刘宝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钱莲花一边哼着小歌一边往身上打香皂。

  看了一会儿,刘宝扒着墙头的胳膊就没劲儿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个跟头,屁股坐在了一块尖石头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声。

  他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听不见,刘宝知道坏事儿了,起身就想跑。

  不过刚才那石头把他的大腿根都给咯麻了,没跑几步他就听到钱莲花家的大门“吱嘎”一声被打开,钱莲花几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个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烦了是不?”将刘宝的身子转过来,钱莲花一看是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刘宝则是嘿嘿一笑,说道:“婶子,我是路过,路过。

  ”“你路过都路过到我家墙头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这么大一点年纪就偷看,那以后还不得反了天?”虽然钱莲花说的话很严肃,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严肃。

  而且她刚才出来的急,衣服扣子也没系好,刘宝一看,眼珠子顿时就直了。

  “哟呵,还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胆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钱莲花微微一笑,说道:“宝子,想多看看不?”“想……”。

  虽然不明白钱莲花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刘宝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钱莲花听到刘宝说想看就更乐了,说道:“你想看就去婶子家,婶子好好让你看看。

  ”说着钱莲花就把刘宝给拉进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门栓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刘宝见钱莲花居然把他拉进了她家院子,顿时一惊,说道:“婶子,你这是干啥?要是让村长看着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我说刘宝,你是不是软蛋呀,我都给你了,你都不敢?”“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

  ”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

  正准备向前莲花发难,他却感觉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咋回事儿?刘宝顿时脸都绿了。

  嘴角抽了抽,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往门外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

  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成这样了呢?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

  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不能预测未来,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朝小河塘走去,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个地方洗洗。

  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刘宝不禁颓废异常,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

  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刘宝也不说,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

  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爹妈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

  囫囵的吃了口饭,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刚出家门,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这娘们是要放猪去。

  “哟,这不是宝子吗?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昨天跟她闹的挺僵,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几步赶上刘宝,说道:“哎呀,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以后的日子可咋(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过呀,还咋娶老婆呀?”“李春杏,你说谁是软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刘宝当时就急了。

  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

  “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来呀,我让你整。

  ”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

  “欠日的娘们,竟敢传老子的坏话,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骂了一遍钱莲花,刘宝却不对李春杏服软。

  “李春杏你得瑟个啥?真以为我不敢日你呀?有种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这个李春杏就是个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刘宝将了一军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脸一扬,说道:“嘿,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还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让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说着李春杏便拉住刘宝往他家拽,刘宝见李春杏动了真格的心里就没底了。

  “我说你这个娘们咋这样呢?你哪能拉着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呢,行了你赶紧放手,我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来李春杏也只是听说刘宝的事,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没想动真格的。

  刚才她是被刘宝给将了一军,所以才拉着刘宝去他家。

  其实她心里也没多少底,要是那传言是假的,她可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一看到刘宝这幅躲闪的样子,李春杏的底气顿时就足了。

  心说那传言铁定是真的,要不然这刘宝干啥这么躲躲闪闪。

  “嘿嘿,我就说你是个软蛋,哎呀这可真是报应啊,昨天还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软蛋,报应啊。

  ”此时的李春杏别提有多高兴了,感觉自己昨天受的气全都找补回来了,心里爽快无比。

  看到刘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李春杏别提有多痛快了,哼着小歌就走了。

  看着李春杏的背影刘宝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说等老子好了第一个就把你这臭娘们给收拾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给埋汰了一顿,刘宝也没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锄头一扔,立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头。

  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去老霍头那试试。

  昨天老霍头说的话神神叨叨的,没准他还真有办法帮自己把东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没啥损失,反正这事儿也不多他一个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头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

  爬到半山腰,刘宝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时他正一边抽烟一边喝着小酒,地上铺了块小布,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和半袋花生米,老头正眯着眼睛哼着小曲,别提多惬意了。

  “嘿,这老霍头的日子过的可比我舒坦多了,还挺会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刘宝还不等说话老霍头却先开了口,倒把刘宝给弄的一惊。

  “本来还以为你得过两天才能找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

  ”睁开眼睛,老霍头朝刘宝微微一笑,拿起两颗花生米扔进嘴中,随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刘宝摆摆手,示意他坐自己身边。

  “呵,老爷子,你还真知道我会来找你呀,还真神了。

  ”本来刘宝以为这老霍头就是个猥琐的老头,没想到这老爷子还真有两下子刘宝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满了期盼,说道:“老爷子,既然你知道我能来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为啥来找你了。

  ”“当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看着刘宝,老霍头一脸的猥琐,也不知道为啥,刘宝一见老霍头这眼神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且浑身·也不舒服,好像会被他捅一样。

  “老爷子,我也不瞒你,你能给我治治不?”“要治这东西其实也不难,不过我这手艺可是正经拜师学来的,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治,那你也得拜我为师。

  ”“啥?治个病还得拜师?”没想到老霍头会提出这种要求,刘宝顿时就呲了呲牙。

  师父师父,如师如父,如果拜了这老霍头为师,那他以后就得把他当亲爹来供奉。

  刘宝很注重这些东西,平白多了个活爹他有些不习惯,所以有些迟疑。

  而且他就是个小农民,生活条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让他养这师父的话他还真养不起。

  “嘿嘿,要是为难就可以不拜,我从不强求人。

  ”好像拿准了刘宝的脉门,老霍头一副泰然的样子。

  刘宝想了想,终于咬了咬牙,说答应拜老霍头为师。

  多了个活爹总比自己一辈子当软蛋强,这点账他还是能算明白的。

  “今晚子时到村后面的小桥上来找我,到时候在正式拜师。

  ”朝刘宝扬了扬手,老霍头就像是赶苍蝇一样把刘宝轰走。

  不过刘宝却没生气,而且心里还十分高兴。

  看样子这老霍头是真能治他,等到治好了,他先得让李春杏好看,让她老找自己的麻烦。

  还有钱莲花也得教训,这事儿就是她给传出来的,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厉害,整天咧着张破嘴乱嚼舌头。

  心情大好,刘宝下山一路都是哼着小歌的。

  也是巧,刘宝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李春杏赶着猪往回走,刘宝想起刚才她说的话,就问道:“李春杏,我要整你,你就让我整还算数吗?”“算数。

  ”刚刚刘宝的表现让李春杏已经确定了他是软蛋,而且现在全村的人都已经在传这件事儿,她就更加的肯定了。

  这时已经是午饭时间,刘大全两口子也从地里回来了。

  一看到刘宝,他娘马翠兰的脸上便露出一丝愁容。

  村里人传的那些闲话早就进了她的耳朵,要是那事儿说的是真的的话,那刘宝可就真说不着媳妇儿了。

  朝刘大全看了一眼,马翠兰示意他问问刘宝。

  毕竟刘宝已经是大小伙子了,有些话当娘的不方便问。

  不过刘大全却是摇了摇头,他也不好意思张口。

  刘宝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对,顿时就明白他们肯定是听到什么闲言闲语了。

  呵呵一笑,刘宝说道:“爹,娘,你们别听村里那些人瞎咧咧,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你儿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

  ”听到刘宝的话,刘大全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欣喜。

  相对那些流言来说,他们当然更相信自己的儿子了。

  刘大全咧嘴一笑,说道:“刘宝,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点猪肉去,下午地里没啥活儿,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点。

  ”从身上拽出两张十块的票子递给刘宝,刘大全十分高兴。

  一听到能吃肉刘宝也高兴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个月都没见荤腥了,总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婶子,给我割二斤猪肉,再来一瓶白酒。

  ”一进了庞冬梅家的小卖店刘宝就裂开嘴喊道,而庞冬梅一见来生意了,连忙热情的招呼。

  “宝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亲了呀?”“相啥亲啊?我爹说今天下午地里没活儿,想改善一下伙食,婶子,你家丁彤最近没回来呀?”丁彤是刘宝青梅竹马的朋友,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不过丁彤初中一毕业就去读幼师了,现在在乡里的小学当老师呢。

  “呵呵,小彤她这周末能回来一趟,宝子,婶子问你,村里传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刘宝和丁彤的关系虽然还只停留在朋友的阶段,不过庞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们相互之间都对对方有意思,只是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要是刘宝真像村里人传的那样,那她可不能答应把她家丁彤嫁给刘宝,这不是害她闺女要守一辈子的活寡吗。

  “没有的事儿,都是他们瞎传的,婶子你可别信,等小彤回来我再来找她玩,我先走了婶子。

  ”给过了钱,刘宝便拎着东西出了小卖店,村上的人见了他表面上不说什么,不过一等他走过去就开始窃窃私语。

  

  我的小学、初中都在村里读的。

  很多同学都是本村人,放学后大家经常在一起玩耍。

  翠平、蒲选、绍翠……多么熟悉的名字呀,现在叫起来仍然很亲切。

  自从我升入高中,她们回家务农,就再也没有和她们联系了,真是很想念大家。

    还记得,放学后我们几个同学会轮流聚集到一个同学的家里做作业,作业很快就做完了。

  大人不在家,几个同学开始“疯狂”起来。

  那一次在翠平家,她们家院子里培育了很多花苗,我们几个小伙伴像园林工人那样开始移栽,在花苗长的密集的地方把花苗挖出来后用土培好带回各自的家里栽培。

  几乎每天我们都会到各自的家里观察花苗成长的过程,看谁家的花先开,期间充满了太多的快乐和期待。

  终于等到花儿开满院子的季节,有紫红的鸡冠花、五颜六色的马齿苋花、黄色的菜菊、大红的一串红……好美丽的花哟,开满了小伙伴家,友谊也像这花儿一样美丽地绽放着。

    还记得,因为爱花,我们几个小伙伴曾相约在某个周六或周日的凌晨4:00多起床,趁着多数人家还在熟睡的时候,悄悄溜进别人家的院子(原来农村的院子都是敞开的)采得几朵蔷薇花,东家采白色的,西家采红色的,插在自家废弃的瓶子里,欣赏着这粉的、白的、红的花朵,想着几个小伙伴蹑手蹑脚采花的情景,真是乐呀。

  在栀子花开的季节,更是把白色的栀子花别在胸前,放在床头,陶醉在这一片香里了。

  几个伙伴相伴的快乐应该比这花来的更美来的更香吧。

     还记得,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周末我做饭的时候手没有抓稳,一大锅滚烫的稀饭全倒在我的脚上了,当时还穿着袜子,就本(夹逼自慰)能地把袜子脱了,结果脚上的一层皮也跟着脱下来了。

  后来,邻居听到叫声,才保住了我第二只脚没有惨遭厄运,但也起了好大好大的一个泡。

  从此以后,接近两个月的时间,都是儿时一群小伙伴每天轮流背着我上学放学。

  小学二年级大家都是那么瘦小,还要背着一个负伤的我艰难地行走在村中的小路上,不论刮风下雨,从来没有间断过。

  多少年后,我仿佛看到当年几个小伙伴蹒跚地背着我,这一幕幕感人的情景在脑海中久久不能忘怀。

  他们把儿时最珍贵的友情都给了我,我是多么的幸运呀。

    还记得,我们几个小伙伴一起挖猪草的情景,一起在麦田拾麦穗的快乐,一起跳绳的开心,一起渡过的多少个童年的日子……那曾经故乡的小伙伴,那挥不去的记忆,那最纯真的友谊,在我心中一次次漫延开来。

  故乡,那些年曾经一起玩过的小伙伴,虽然很多年没有联系,相信在彼此的内心深处都会有对儿时玩伴的一份思念在心中在梦里。

    荷园东路,幽幽暗暗的路灯光下,两人轻言细语,经我身旁悠悠行过,继而远去。

  而我,依然呆立原处,静静看着他们渐行渐远,如痴如醉。

  蓦地心潮翻涌,鼻翼翕动。

  是感动,或是羡慕,抑或是兼而有之?难以言说,但终是因了许久未有与人这般倾心相谈吧!  追名逐利,有人如鱼得水,尽谙繁华;尔虞我诈,有人节节败退,满身伤疤。

  无论如何,现实中浮沉与漂泊的我们,终微如草芥,无可奈何地被磨平了棱角,洗尽了铅华。

  看似傲人的成熟,实则可笑的虚无与麻木。

     这是个容不得示弱的世界。

  若是坦诚以待,翘首以盼脆弱被关护,虔诚祈祷不幸被同情,那你就彻头彻尾地输了。

  行走于俗世,谁都有了自己的城,哪许他人阑入半分?自高墙之上俯瞰你的不堪,世人或哂笑,或嗤之以鼻,抑或无动于衷。

  悲乎?不!人们依旧一袭华丽伪装,尽心尽力地多情,倾洒廉价的“关心”……  “孤鸿号外野”,这是轮回间难掩而不可逃避的寂寞。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沉默漫天席卷而来,淹没了整座城。

  于是乎,在混沌中挣扎,沉沦间徘徊,心似尘埃,飘扬于渺渺瀚海。

  周身皆为黑暗,全然辨不清方向。

    待得思索良久,方豁然了悟“过尽千帆皆不是”,脱脱然开怀一笑。

  原来奔跑中我们在不经意间丢弃,而后却又苦苦寻觅的,都是那最原始、最简单的纯真呀!都说人生如梦,云销雨霁后,万物澄明了。

  也无怪乎一次回眸,一场相遇,一个转念,便可叫曾经的铜墙铁壁于瞬时土崩瓦解。

    南方的八月,一如我此时的心情,依旧是碧绿金黄的季节,并没有文人们所说的那么萧条,只是季节走入了秋的时段。

  那蓝蓝的天上,依如熟悉的歌中所唱阳光明媚白云飘,鸟依旧语着,花依旧香着。

  田野,稻子正扬眉吐穗,昂着富足的头得意地招摇着,炫耀着被压弯了脊梁的沉甸甸的自己。

  原野的郁郁葱葱,勃勃生气与庄户人充满活力的收割忙碌,在田间山野继续挥洒着盛夏的火热。

  编织着深绿浅黄的锦绣。

  碧绿的旷野,蛙叫虫鸣的夜晚仍旧夜歌漫舞,继续图腾出秋特有的风韵。

     秋风盈窗,远山朦胧,带来叶雨缤纷,撒落窗台。

  听一曲撩动寂寥心弦的《蝶飞花舞》,一份眷恋潜伏了看叶人的心房,秋风惹起的思绪静静地漫延开来。

  思念悄然爬上眉梢,眼中漫过一段往昔的离愁,一丝怅然,一抹忧伤,在总是烦恼自扰的的眉间攒成一串串心语,散落在你我遥望的岁月轮盘。

  秋意,总是在想念的伤感中纷至沓来.....  叶片铮铮,涌满窗棂,如水的音乐声中,我似梦非梦,恍惚飘渺,些许的惆怅,淡淡地思念,有点幸福。

  有风有雨又有梦的夜,应该,与孤独无关。

    茫茫人海,相依相伴,携手的舞步,在音乐声中肆意,在字里行间摇摆,时高时低的音符在叹息着遥望的距离,也绻缱出思念的馨香。

  贪恋秋天,痴念这一季的似水柔情,也因念起旅途几度相聚几度分离的情路艰辛。

  凝望心中的那轮明月,吟喔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诗句,心一味的沉迷。

  喜欢秋天的我,注定又要在这个秋天用文字浅唱低吟,吟咏出一曲彼年红尘不相见莫相忘的秋之童话。

    恋秋,念秋,念风念雨也念情。

  因为,情总是伴着风雨而来。

  尤其是在落叶纷飞的北方,每一片落叶,都在诉说着岁月阑珊处的一个个故事吧!风来,雨下,那些透明的,易碎的繁华,是不是也会随着一场场风雨的侵袭而面目会非呢!无论如何,值得安慰的是风雨过后,相遇一场的情意已镶嵌在记忆中,它已串成珠帘,挂在四季必经你我相望的路口。

    若不然,何以有歌者偏要深情的唱道:“夜深人静的时候,是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不说话……”瞧!这应该是一个孤独者的自白了吧。

    更有甚者,不是还明明白白喊出了“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借以表达对孤独寂寞的憎厌与畏惧了么?!   西部民歌总以干净悠长的韵味见长,听众很容易眼前就浮现高天流云、山峦河川、草原大漠的优美画面。

  不错,这最初的歌者,未必就是那些站在装饰华丽灯盏炫目伴奏契合的舞台上的艺术家们,更多的,或许是行走在黄土高原上手持羊鞭的汉子,河边洗衣的女子,草原上飞奔逐马的牧人,蒙古包前煮奶茶的阿妈……他们的确有个舞台,那就是阔大无边的天地;的确有着伟大的导师,那就是奔腾不息的河流与游荡无羁的风,一个人独处时,无由的就喉咙发痒,嘴一张,便成了歌,也许是欣喜的也许是忧伤的,都从心谷深处飞旋了出来,然后散落在稠得撕不开的空气里,转瞬不见。

  他们,是不孤独的,因为善于用歌声对抗和消解这人生中的绝大虚空。

    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拥有歌唱的天赋和欲望。

  所以,这一份虚空,也绝非所有的人都乐于接受,毕竟我们是社会化的族群,即使再进化一千万年,恐怕还是喜欢紧紧相依在一起,这样才觉得是安全的。

    李白“花间一壶酒”邀月同饮,是一种洒脱的自我放逐; 杜甫的“百年多病独登台”,是对己身零落江湖的凄叹;苏武牧羊,白了少年头,望断南飞雁,心中的一片炙热的火苗却从不曾熄灭;卢梭流亡在宁静的圣皮埃岛,美丽的风景都化作灵感的蝴蝶在他那高贵的头颅里中起舞翩翩……一个人独处,对于思想者恰好是可以反身审视自己与这个世界的机会,苦痛或欢乐都不过是这个圣境中的一种色彩变幻,这又何尝谈得上孤独呢?   即使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 一个人,也并不意味着就陷入了孤独。

  当你独自对着缤纷多变的电视机,抑或安静的勾头俯视互联网手机的屏幕,这又何曾离开这繁闹多彩的世界半步?至于远离故乡的游子,以及天各一方的恋人们,孤寂忧伤或许能作一种底色,但他们最着意的还应该一直能渗透到灵魂中的那一抹暖色才对吧。

    身处万千人海的街头,我却感到无比的孤独。

  ——这样类似的话,如今在网上很常见,有那么一点唯美的诗意。

  小资情调也很浓。

  我想,这也许就是我们大多数人所能认同的孤独吧,少人问少人知,仿佛身处在玻璃瓶内,外界的纷扰喧闹都于己无关,只一昧的心思落寞冰冷着。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被世界所放逐了吧。

  我却以为,这样的感知,一般身心健康的人都不易拥有。

  如有,它一定是一种病,如这个社会上大量的人拥有,那么,它就是一种社会病。

    我如今所喜欢的一个人的时候,当然可以是到远离喧嚣城市的野地深处小憩 ,让疲累的眼睛耳朵鼻子还有心脏都重新感知大自然的清新与静谧;也可以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任由思想随风飘荡,作云卷云舒的模样,即使有妻子轻微的鼾声响在耳畔也无妨。

    一个人的时候,若心地空虚,那么孤寂就会像*药一样摧人肝肠;若精神饱实有根,所有时光都将是充满烟火味道的独享天堂。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774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2552.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917.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494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187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5239.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5810.html

https://www.customizablefidgetspinner.com/twe.aspx?1169.html